當前位置:首頁 » 石油礦藏 » 我為什麼不能讓我當個石油工人
擴展閱讀

我為什麼不能讓我當個石油工人

發布時間: 2024-03-02 19:05:00

1. 我為祖國獻石油 歌詞

我為祖國獻石油

填詞:薛柱國

譜曲:秦詠誠

原唱:劉秉義

錦綉河山美如畫祖國建設跨駿馬,我當個石油工人多榮耀

頭戴鋁盔走天涯,頭頂天山鵝毛雪

面對戈壁大風沙,嘉陵江邊迎朝陽

昆侖山下送晚霞,天不怕

地不怕,風雪雷電任隨它

我為祖國獻石油,哪裡有石油

哪裡就是我的家紅旗飄飄映彩霞,英雄揚鞭催戰馬

我當個石油工人多榮耀,頭戴鋁盔走天涯

茫茫草原立井架雲霧深處把井打,地下原油見青天

祖國盛開石油花,天不怕

地不怕,放眼世界雄心大

我為祖國獻石油,祖國有石油

我的心裡樂開了花

(1)我為什麼不能讓我當個石油工人擴展閱讀

《我為祖國獻石油》是一首歌唱石油工人的歌曲。此曲也是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廣東石油化工學院的校歌。

《我為祖國獻石油》是一首歌唱石油工人的歌曲,薛柱國作詞,秦詠誠作曲,劉秉義原唱,把石油工人氣壯山河的豪邁氣概表達得淋漓盡致。

在石油工業發展進程中,這首歌曲已成為石油工人心靈的寫照,激勵著一代代石油人,投身祖國石油工業建設,用天不怕、地不怕的壯志豪情,譜寫出一曲曲撼天地、泣鬼神的感人樂章。

2. 郭德綱相聲 ~~~油工人 什麼歌

老郭的相聲,在《你嘚娶我》裡面有
這是文本
郭:謝謝。剛才是曹雲金和劉雲天
於:哥兒倆
郭:啊,倆徒弟
於:對
郭:說的《對春聯》
於:誒(音「癌」)
郭:讓他們兩個人下去,休息一會兒
於:他們也休息
郭:啊,今天來了不少的人
於:滿了嘛
郭:啊,刨去空座兒算是滿了
於:啊?(觀眾笑)有這么算的嗎
郭:剛才我一直算這時間
於:嗯
郭:有的路段怕限行
於:是
郭:我本來想少說點兒吧(觀眾亂喊「到天亮」「沒事兒」「不怕」「不回去啦」...郭作傾聽狀,不斷點頭)一個一個說(觀眾爆笑)
郭:你們要不怕,我就更不怕(觀眾「好」,鼓掌)不許起鬨啊,各位都是有身份證的人,啊(觀眾笑)
於:現在正查這個呢
郭:啊,今天來了好些個人,好幾千人
於:嗯
郭:有是一家子來的
於:是
郭:有的是帶孩子
於:還是一家子么
郭:有的是帶著...帶著太太來的,有人帶著別人太太來的(觀眾爆笑)
於:啊?!這您都能瞧出來呀
郭:我看看,舉手,都誰帶著別人兒太太來了(觀眾笑)
於:(瞥見觀眾席遠處,驚訝)還真有舉手的啊!(觀眾爆笑)豁出去了這是(觀眾笑)
郭:像謙兒嫂
於:誰啊(觀眾爆笑,鼓掌,「吁~~~~」註:正確發音應為「噫」)我媳婦兒今兒看戲去了(觀眾笑)
郭:哈哈哈哈...跟別人看戲去了(觀眾爆笑)不管帶誰來吧,希望你們快樂
於:那是
郭:哎有人說「你看,說謙兒哥,謙兒哥都不生氣」
於:嗐
郭:這行兒,這,沒辦法
於:(低聲接了一句,因郭台詞跟進很快,被壓住了,從發音和口型像「我演幾年戲了」)
郭:你包括拍戲
於:嗯
郭:外面兒幹嘛,演出,男演員女演員接觸
於:啊
郭:這很正常
於:那當然
郭:因為工作
於:嗯
郭:反正這么些年,看他們倆口子,有時候也因為這抬杠拌嘴的
於:沒有過
郭:啊,反正有時候...嫂子問過。這個
於:是嗎
郭:世上沒有這不透風的褲子
於:哎...(無奈狀)(觀眾笑)您老穿著開檔褲出來(觀眾笑)
郭:不是...不透...不透...沒有不透風的
於:牆
郭:對對對對。嫂子也問「怎麼回事?那天看那個...照片兒,你跟女演員一塊兒照相怎麼回事兒」
於:那有什麼的
郭:(扮演於謙)「他這這嗐!這...逢場作戲」
於:對
郭:逢場作戲
於:嗯
郭:嫂子樂了
於:啊
郭:「你這可連續劇啊」
於:哎...(觀眾笑)啊?我老這樣是嗎
郭:但不管嫂子怎麼說,謙兒哥沒急過
於:那倒是
郭:沒瞪過眼,沒綳過臉,沒動過手兒
於:咱這也叫憐香惜玉
郭:哪澡堂子(有觀眾笑)
於:澡堂子幹嘛呀?
郭:「憐香洗浴」么
於:哎...(觀眾笑)您就去這地方是么
郭:你說「憐香洗浴」嘛
於:憐香惜玉
郭:憐香惜玉,啊
於:對
郭:誰都希望有一個好的家庭
於:嗯
郭:誰都希望找一個合適自己的伴侶
於:這就是
郭:但挺難的實話實說
於:不好找
郭:你...你就拿女的來說吧
於:啊
郭:漂亮的不下廚房
於:哦
郭:下廚房的吧,不時尚
於:嗯
郭:時尚的亂花錢
於:嗬
郭:不花錢的吧沒女人味兒
於:嗯
郭:有女人味兒看不住
於:嗯
郭:看得住那就沒法兒看了
於:哎好么(觀眾爆笑)一點兒好兒都沒有了這個
郭:每個人都希望有一段幸福的婚姻
於:啊
郭:從古至今多少個詩歌都寫了這種內容和題材
於:有不少嗎?
郭:哎呀!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於:唉,這是名段
郭:還那叫什麼來著
於:啊
郭:哦,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
於:嗯嗯嗯
郭:(改湖北口音)妹娃子過河哪一個來推我喲(觀眾爆笑)
於:什麼亂七八糟的
郭:「有船嗎」
於:沒有
郭:(唱)哥哥面前一...
於:行了行了,什麼呀這是
郭:反正我記得古詩里有寫不少這個玩意
於:這都不在古詩之列
郭:其實我也特別希望有一個很好的一段婚姻
於:您啊
郭:我那眼前總有這么一張畫兒
於:哦
郭:一張特別美滿的油畫兒
於:畫什麼
郭:天清水碧鳥語花香
於:嗯
郭:小溪潺潺
於:嚯
郭:大森林綠油油的
於:啊?
郭:河邊飛過幾只海鷗
於:啊,你先等一會兒(觀眾笑)河邊兒有海鷗么
郭:海邊兒
於:海邊兒
郭:海邊兒飛過幾只河鷗
於:哎...(觀眾笑)不叫人話了您這個
郭:那個...這...反正飛過幾只小鳥去
於:那倒可以
郭:林蔭小道上
於:嗯
郭:公主和王子兩個人牽著手緩緩地走過來
於:嚯
郭:後面跟著一匹白馬
於:還有馬
郭:一邊吃著草一邊往前溜達著
於:嗯
郭:王子這低聲唱著歌兒
於:唱的是
郭:(唱)我當個柴油工人多麼榮耀(觀眾爆笑)
於:就這個呀!行啦!你這還幹活兒去吧(觀眾笑)
郭:什麼...賣什...香油?
於:怎麼「柴油」幹嘛呀
郭:柴油香油?
於:石油啊
郭:(唱)我...
於:也沒有唱這個的(觀眾笑)
郭:石油王子么
於:好么
郭:沙特那邊來的那個(觀眾笑)
於:哎對,馬怎麼過來的
郭:馬這邊買的(觀眾笑,於謙笑)旁邊公主也得唱,「我們的祖國是花園,花園的花朵真鮮艷」
於:還小點兒
郭:(囫圇地唱)「荷蘭的太陽照在我們臉上,美國人臉上都笑開顏」
於:哎這,詞兒都不會啊
郭:歌兒多好聽
於:啊
郭:荷蘭的太陽照在臉上,美國人都笑開顏(觀眾笑)
於:哎好,世界大團圓
郭:啊,一切都跟童話故事寫的一樣
於:沒看出來
郭:王子和公主開始了沒羞沒臊的生活(觀眾爆笑)
於:嘿呀,結局不怎麼樣,沒羞沒臊的生活幹嘛
郭:這是我的一個幻想
於:哦
郭:我當年也交過一女朋友
於:啊也交過朋友
郭:她的名字叫「爽」(觀眾笑)
於:嘿,好名字
郭:不能...不能說人姓什麼,名字叫「爽」
於:哦
郭:每當我到她們家找她,我站樓底下一喊「爽啊~~~」(觀眾笑)「爽~~~」(觀眾笑)你知道小區多少人推窗戶看我!(觀眾笑)
於:人家不知道你幹嘛呢在底下(觀眾笑)
郭:喊她的名兒
於:這是喊名兒呢么
郭:她溫柔典雅,特別的可愛
於:哦
郭:在一個售樓處做關公小姐
於:啊...(觀眾笑)那甭問啊,您這女朋友一定是紅臉兒的呀(觀眾笑,郭「不滿地」指了於一下)廢話,什麼叫「關公」小姐呀
郭:賣房的關公小姐么
於:公關小姐,那叫
郭:差不多差不多
於:關公小姐幹嘛
郭:閑著沒事兒的時候我們兩個坐在一起聊天兒
於:哦
郭:下圍棋
於:嚯
郭:喝茶
於:哦還品茶
郭:現在想,當年在夢境中一般
於:是啊
郭:屋裡邊兒焚上一爐香
於:哎呀
郭:我們倆對面而坐
於:太講究了
郭:打開茶葉罐兒拿出鐵觀音
於:哎呦
郭:做好了水,用沸水沖入
於:嗯
郭:把第一泡(音「炮」)倒掉
於:嗯

郭:洗茶的水不能喝
於:是是是
郭:我們從第二泡(音「拋」)開始喝(觀眾爆笑)我喝了一泡又一泡(觀眾笑)
於:你們倆多臊氣呀(觀眾爆笑)這一泡一泡的(觀眾笑)
郭:咂!你就沒喝過茶水吧
於:我喝過,沒喝過那麼帶味兒的(觀眾笑)
郭:你得看色兒
於:多新鮮哪
郭:開始很黃,後來不黃了
於:是,那是上火了那是(觀眾笑)喝一泡(音「炮」)又一泡,泡茶那「泡」
郭:啊對...一想到她我情緒比較激動,對不起啊,一泡(音「炮」)又一泡(音「拋」)(觀眾笑)一泡(音「拋」)...
於:這...哎嗐...別...別倒騰這個了就
郭:哎呀,我對她無微不至地照顧
於:是啊
郭:她也提到這一點
於:是嗎?
郭:她脈脈含情的對我說
於:嗯
郭:你對我太好了
於:哦
郭:下輩子,當牛做馬,我也要給你把草吃
於:唉,倆畜生這是(觀眾笑,郭「不滿地」推於一把)廢話,那(音「內」)當牛做馬了,還喂您草(觀眾笑)
郭:那我當牛做馬吧那就是
於:不還是倆嗎
郭:一個,她不是。那段美好的時光後來過去了
於:嗯
郭:我們倆經常吵架
於:還打呀?
郭:吵得很厲害
於:是么
郭:她指責我
於:嗯
郭:「你冷酷無情無理取鬧」,我說「你冷酷無情無理取鬧」
於:嗬
郭:「你說誰冷酷無情無理取鬧」(觀眾開始笑)「我說你冷酷無情無理取鬧」(觀眾笑)「你才冷酷無情無理取鬧」「我才不冷酷無情無理取鬧」「要說我冷酷無情無理取鬧,可不如你冷酷無情無理取鬧」「我根本就沒有冷酷無情無理取鬧,要說起冷酷無情無理取鬧就是你就是你就是...」
於:(伸手攔阻)您是娶了哪個女說相聲兒的了這是(觀眾爆笑)
郭:吵完架之後
於:嗯
郭:我們就分手了
於:那是
郭:她給我留了張條兒
於:啊?
郭:「不要再找我」
於:嗯
郭:「我死了」(觀眾笑)
於:死了
郭:說的斷情的話呀
於:嗯嗯
郭:當時我就傻了
於:啊
郭:晴天霹靂,「褲衩兒」一聲
於:「褲衩兒」一聲?(觀眾笑)褲衩兒一聲幹嘛呀
郭:人家說「呀,平...(可能指「平地一聲雷」)」,「褲衩兒」一聲么
於:這地方兒沒有走「兒話音」的知道么?「矻嚓」一聲(觀眾笑)「矻嚓一聲」也不像話啊(觀眾爆笑)
郭:你別攪和我
於:誰攪和啊
郭:我很抒情你看
於:您這抒什麼情都「褲衩兒一聲」了這個(觀眾笑)
郭:我心愛的這個爽,她竟然死掉了
於:啊
郭:我又到小區去找她
於:還找?
郭:我流著眼淚在樓底下喊
於:嗯
郭:「爽死了~」(觀眾笑)
於:哎
郭:「爽死啦~」。看得人更多了(觀眾爆笑)
於:多新鮮哪!不同的階段吧這是?(觀眾笑,郭笑著推了於一把,觀眾笑,「吁~~~~」,鼓掌)
郭:這臭流氓啊我告訴你...
於:(於謙做一頭部動作並張嘴做說話狀,但未出聲,從口型看應該是「那兒啊就『臭流氓』了」)
郭:唉,心裡...
於:說事兒
郭:心裡不是滋味兒
於:嗯
郭:失過亂的人都知道,嗯
於:失過「亂」的?
郭:失「亂」了嘛
於:失「戀」
郭:哦,失戀的人嗯
於:嗯
郭:我心裡很難受
於:嗯
郭:我咬定牙關打這兒起再也不找女朋友了
於:喲!
郭:啊,後來好多人勸我,我說你別勸我
於:嗯
郭:我心已死
於:哎呀
郭:時光荏苒,歲月穿梭
於:你看看
郭:可能時間是最好的一個葯
於:嗯
郭:我開始以為我永遠都不會再談戀愛了
於:啊?
郭:一天一天過去了
於:嘖
郭:第三天我想通了
於謙:哎...(觀眾爆笑)
於:就沉默三天吶您(觀眾笑)

郭:前三天沒找著合適的
於:嘿這(觀眾爆笑)一點沒往心裡去敢情
郭:誒,在我的小區里邊兒
於:嗯
郭:無意中一抬頭
於:啊
郭:有一女孩沖我招手(左右搖動右手,做「招手」狀)
於:打招呼(模仿「招手」動作)
郭:(使相兒,表現自己先驚詫,回頭看無其他人,遂非常興奮地向對方招手)(觀眾笑)(對方還在「招手」)
於:碰著合適的了
郭:(興奮地招手)哎嘿嘿...
於:打招呼
郭:後來我才知道
於:啊
郭:人家擦玻璃呢
於:嗐(觀眾爆笑)您不看手裡那毛巾合著,就看手
郭:我突然間覺著,我這春天又來了
於:哦
郭:我在小區門口兒等著她
於:嗯
郭:終於看見了
於:碰上了
郭:裊裊婷婷,美艷無雙
於:好看
郭:我很紳士的走過去一伸腿
於:嗯?(觀眾笑)
郭:啪!摔那了
於:嚯!(觀眾爆笑)紳士還干這事兒
郭:伸手攙她
於:嗯
郭:別緊張,我不是什麼好人
於:啊?(觀眾爆笑)
郭:(做捂嘴狀)說錯了
於:廢話,您把實話說出來了
郭:她站起來揚長而去
於:沒理您
郭:望著她的背影我都呆住了
於:哦
郭:太漂亮了
於:哦?
郭:(唱)似這樣美貌的佳人,世上少見,如花似玉貌似天仙,素口蠻腰風月可鑒,如花似玉就壓倒了眾嬋娟,暗想到此處不是蟠桃宴,卻怎麼月里嫦娥離了廣寒,她好比採菊南山阿嬌女,我好比陳冠吶希...(觀眾爆笑)
於:什麼呀您這是!唱著唱著這兩位又出來了怎麼(觀眾笑)
郭:我下決心我要追她
於:哦追求人家
郭:住在一個小區裡面比較方便一點
於:哦
郭:一出小區門兒,她買報紙
於:嗯
郭:我也買
於:嗬
郭:(做攀談狀)「真巧,你也買報紙啊」
於:套近乎兒
郭:(做擺手告別目送人家遠去狀)
於:沒理你
郭:走了
於:哦
郭:門口兒公汽車站
於:嗯
郭:等著...(做攀談狀)「真巧」
於:嗬
郭:"你也等公車呀」
於:(微微撇嘴搖頭)
郭:對門兒的超市
於:嗯
郭:也碰見了,「真巧」
於:啊
郭:「你也逛超市啊」
於:嘿
郭:洗手間出來這洗手(做洗手狀)
於:嗯(有觀眾笑)
郭:「真巧」
於:嗯
郭:「你也尿手上了」
於:嗐!(觀眾爆笑)哎呀...她要真能尿手上你還追人家嗎(觀眾狂笑,「吁~~~~」,鼓掌)
郭:你怎麼那麼膈應人呢你(觀眾笑)
於:廢話
郭:很骯(音「央」)臟你這
於:有這么套近乎兒的么
郭:那姑娘站住了,(做質問狀)「你到底要幹嘛呀」
於:哎你說清楚了吧
郭:我說「我很仰慕你」
於:嗯
郭:「你覺得我哪裡不好」
於:嗯
郭:「我改」
於:嗯
郭:姑娘點點頭,「你覺得我哪兒好,我改」
於:哎呀...(觀眾爆笑,郭做仰天無奈狀)一點兒戲都沒有
郭:我戀愛又失敗了
於:可不是么
郭:心情正沮喪的時候
於:啊
郭:有人給我介紹一個女朋友
於:哦介紹的
郭:相約在外面見面兒
於:哦
郭:天兒挺冷的了
於:是嗎
郭:木葉盡脫,西風正緊,北雁南飛,已是深秋
於:哎呦冷了
郭:我們倆人坐在公園的大長椅上
於:嗯
郭:我仔細參觀了一下兒她(觀眾笑)
於:看了看
郭:大約有個一米四左右(觀眾笑)
於:倒是般配(觀眾爆笑,鼓掌,「吁~~~~」)
郭:那個小臉蛋兒,紫吧唧兒的(觀眾笑)
於:紫的?
郭:長一臉雀斑
於:哦
郭:我懷疑是不是給LV代言的(觀眾爆笑)
於:沒聽說過!代言也不能畫臉上啊
郭:她的長相已經突破了人類的想像(觀眾笑

於:是啊
郭:這個婦女實在太好認了
於:嗯
郭:極具後現代風格
於:哦
郭:准有變形金剛的血統(觀眾笑)
於:沒聽說過
郭:愣了很久
於:哦
郭:她主動打破了僵局
於:她說?
郭:你好~(發怪聲)
於:嚯~(觀眾笑)
郭:我看看她
於:啊
郭:「你是猴子請來的救兵嗎」(觀眾笑)
於:嘿,好...把這句想起來了
郭:「嗬,怎麼稱呼」
於:嗯
郭:「我...呃...我網名兒叫『拒絕』」「嚯!好...沒想到這名字和人這么大反差」(有觀眾席)
於:啊
郭:網名叫『拒絕』說明她很清高啊
於:拒絕
郭:「為什麼起了這么一個網名兒」
於:嗯
郭:(做低頭摳手狀)「我覺得叫『拒絕』比較好」
於:怎麼呢
郭:「加上偏旁部首兒顯得比較含蓄」
於:那去掉偏旁部首呢
郭:「巨色」
於:哎,嚯~!(觀眾笑)碰上一女色鬼
郭:「哦,是,呵呵呵呵呵,真魁梧,呵呵呵呵」「別看我...長得胖」
於:嗯
郭:「我腰兒細」
於:嗬
郭:「別看我長得丑,我小名兒叫美麗」
於:嚯
郭:「姑娘體重多少」
於:嗯
郭:「二百六」
於:哎呦(觀眾笑)二百六!
郭:後來我才知道上當了
於:怎麼呢
郭:秤就到二百六十斤
於:哎呀(觀眾笑)打到頭了都
郭:我由衷地贊嘆「姑娘」
於:嗯
郭:「你真是條漢子」(觀眾笑)
於:什麼話呀這是,有這么誇女的么
郭:她樂了
於:啊
郭:打懷里掏出一剃須刀兒來(學刮鬍子的動作和聲音)
於:哎呦(觀眾笑)多瘮得慌(音「哼」)啊這個
郭:「這不算什麼」
於:啊
郭:「前兩天我還拍裸照呢」
於:你呀?
郭:「傳到網上」
於:怎麼樣
郭:沒想到帖子沉了
於:好么,光屁股都沒人看(觀眾笑)
郭:(「氣憤」地看於)你說話這么臟呢
於:廢話,你不不就這意思么
郭:人家是大閨女,啊
於:沒聽出來刮鬍子的呢
郭:掏出一根煙來這姑娘(模仿吸煙的動作和聲音)吐了一煙圈兒
於:哦
郭:憑心而論這么多年來我沒見過這么好的煙圈兒
於:吐得好
郭:又大又圓。「哎,你...再...再來一個,再來一個」
於:愛看這個
郭:「可愛看你這個」「哦,好」(模仿深吸一口的動作和聲音,扔煙頭兒踩滅)
於:深吸一口
郭:「嘔~」(做因吸得太猛而嘔吐狀)(觀眾笑)
於:(做無奈狀)連...晚飯
郭:吐得滿地都是
於:晚飯都勾出來了
郭:哎呀...我一句話都沒有,坐著不敢說話
於:無語了
郭:她也跟這兒呆著
於:啊
郭:有人走過來在她臉上畫了個圈兒
於:嗯?
郭:寫了一個「拆」字兒
於:好么!(觀眾笑)實在沒法兒看了這人
郭:我覺著他們有點兒過分
於:多新鮮吶!
郭:我嘆了口氣,「你別往心裡去」
於:嗯
郭:她很感激
於:哦
郭:輕輕地倒在我的肩上
於:哎呦
郭:有一攝影師走過來拍了張照片
於:嚯
郭:後來命名為「人鬼情未了」
於:嘿這嗐...(觀眾笑)多寒磣吶這得
郭:這張照片傳流到國外
於:嗯
郭:薩達姆誇了一句「美麗的姑娘」,就給勒死了
於:哎呀...(觀眾笑)薩達姆敢情這么死的
郭:坐了半天實在沒什麼可說的了
於:嗯
郭:她問我,「餓了嗎,吃飯去吧」(語調誇張)
於:嚯
郭:我說,「不」
於:嗯
郭:「我...胃口不舒服」
於:是
郭:「昨天做夢吃面條兒」
於:嗯
郭:「早上發現鞋帶兒沒了」
於:好么!(觀眾笑)這是做夢么,這夜遊呢這不是
郭:「我不餓」
於:啊
郭:「走吧,一塊吃飯吧」
於:還吃
郭:拉著我站起來,我們倆手拉著手往前走
於:嗯
郭:有朋友從對面兒過來看見我樂了
於:嗯
郭:「新買的藏獒?」
於:好么!(郭做橫眉冷對狀)(觀眾爆笑)長得跟狗一模樣兒啊
郭:「咬死你」
於:還是狗啊
郭:找一飯館兒
於:嗯
郭:邁步要進去,服務員兒攔著,「先生,我們這兒不讓帶寵物」
於:嗐這,都當狗了
郭:「你仔細看看,仔細看看對吧,來,進來」,對面而坐
於:啊
郭:很有情調
於:是
郭:點了一個老醋花生
於:嘿
郭:點了一個...炒紅果兒
於:啊?
郭:我們倆人兒一人一杯蘋果醋
於:哎呦嗬,單吃這個呀?
郭:我都醋了心了我這
於:哎呀,看她看的啊?
郭:吃了一會兒,突然間她問我
於:嗯
郭:「你得娶我」
於:啊?
郭:「咱多會兒結婚啊?」
於:嚯
郭:當時我就傻了冷汗都下來了(觀眾笑)
於:聽不得這個
郭:「我說咱別玩笑」
於:是啊
郭:「我可能不太適合你」「沒事兒」
於:啊
郭:「我能接受你」(觀眾笑)
於:嗬
郭:「你想一想,我要是跟了你,這...多大的教育意義」
於:怎麼呢?
郭:我說這不要了親命了么!她說這話我倒理解
於:是
郭:我如果娶了她,我就如同是給紅十字會捐款了
於:啊?
郭:如同是翻修了長城了
於:哎呦
郭:就如同給「藏秘排油」道歉了就
於:嘿好么!(觀眾笑)做了善事兒了
郭:我說「不」
於:哦
郭:「我不下地獄,誰愛下誰下」
於:哎這好么!(觀眾笑)還是不幹吶
郭:她也急了
於:嗯
郭:「啪」一拍桌子
於:啊
郭:「你不娶我,我就在這兒找個人嫁了」
於:你瞧!
郭:飯館兒老闆過來了,「你這不應該你說這個客人都跑了,你看看」
於:哎呀嗐(觀眾笑)都怕娶她合著
郭:我說「你走吧」
於:啊
郭:「我不走」
於:不走?
郭:「你給我青春損失費」
於:這話說的
郭:我說「一天你能損失到哪兒去啊」
於:啊
郭:「你...開個價兒吧」
於:嗯
郭:「一千塊」
於:不高
郭:我真急了
於:啊
郭:老虎不發貓你當我病危呀
於:啊?!(觀眾笑)要死啊您這個
郭:我實在氣得不會說話了,啊
於:你說反了
郭:我說「你怎麼能這樣呢啊」
於:嗯
郭:咱們...咱...劃劃價兒吧,啊
於:啊這也劃價兒
郭:她不認頭
於:哦
郭:我一看窗子外邊兒,我說「行了」
於:怎麼了
郭:咱們聽於謙的話
於:我在外頭吶?
郭:外邊兒有於老師的一個塑(音「所」四聲)像
於:哦雕像
郭:於老師有很多的觀眾和粉絲喜歡於老師
於:啊
郭:給於老師弄了一尊塑像
於:哦...
郭:比真人兒還大,站在外邊兒小區里邊兒
於:嗯
郭:梳一背頭,穿一西裝
於:嗯
郭:背著手兒,還有姿勢,啊,跟觀眾打招呼兒(做伸手張開五指打招呼狀)(觀眾笑)
於:噢...這樣兒(學郭伸手的動作)
郭:哎...我說「你看見了么,於老師伸手了啊」
於:啊
郭:「咱們...五百吧,行嗎」
於:(伸手比劃這個動作)我這說的是五百嗎?!(觀眾笑)不打招呼兒呢么
郭:你這...你得騙她呀
於:啊
郭:你說一千,我...給五百
於:五百
郭:「哪兒的事兒,豬肉都漲價兒了,我怎麼才五百呢」
於:啊
郭:我說「豬肉還能吃呢,你看看你,有利用價值么是吧」
於:哎呀!
郭:「行行行明天。明天,明天上午十點,於老師塑像那兒,咱倆見面兒,五百塊錢」
於:給錢
郭:她走了,我覺得不值啊
於:那是
郭:哪兒啊,我溜一天狗,花五百塊錢(觀眾笑)
於:啊,是遛狗出來了
郭:找一朋友
於:啊
郭:「趕緊,於謙那塑像,夜裡去了,手指頭,敲掉仨」
於:哎呦!
郭:「給兩百,啊」(觀眾笑)
於:改二百了
郭:哎...給安排完了,轉過天上午十點
於:嗯
郭:塑像底下見面兒
於:哎
郭:掏二百元給她,「拿走」
於:拿走吧
郭:「憑什麼呀」「憑什麼呀,啊,於老師說給二百」
於:對!
郭:「知道嗎。你抬頭看看」,我一抬頭沒把我氣死
於:怎麼了?
郭:這手是這樣兒的(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形成「六」的手勢,給觀眾展示)(觀眾笑)
於:(伸開五指)敲的這仨呀(將中間三指按下去)(觀眾笑)
郭:(舉中間三指)把這仨,敲掉了(換「六」的手勢)(觀眾持續笑)
於:嘿,好么,又多一百
郭:她樂壞了
於:啊
郭:「六百,於老師說給六百」(觀眾持續笑)
於:哎嘿,這倆人兒真聽我的
郭:把我氣的啊
於:啊
郭:那沒辦法兒了,給人家吧。給完六百之後,扭頭兒找我那朋友去了
於:是
郭:「你真缺德呀啊」
於:啊啊啊
郭:「我讓你敲掉那,你怎麼這么敲的,我多花了,你知道嗎」
於:對呀!
郭:把事兒一說,他樂了
於:嗯
郭:「你認便宜」
於:怎麼
郭:「我敲成這樣兒(伸出拇指和食指)你給八百」
於:更多了!(觀眾笑,郭於鞠躬下台,觀眾鼓掌吶喊)

歌曲因該是《我為祖國獻石油》《娃哈哈》

3. 咋樣的人可以當石油工人,有啥條件

目前國內的大型石油企業都在不斷的壓縮用工規模,每年新進人員基本都必須是與石化相關的專業人才。如果你不具有石化行業用工所具有的專業水平及相關學歷,恐怕很難當一名石油工人。

4. 石油工人有多苦

政策上兩個月修一次假,但僅限於政策,實際上休假日子由鑽井的進度決定,比如這次,和我約好月底見面,票改簽兩次,現在告訴我鑽井不順利,休假的日期無限延後。最重要的是他休假的日子全用來相親,沒錯,真是是無休止的相親,現在很多姑娘很難忍受異地戀,而且要是去的區塊比較偏僻,根本沒信號什麼的。小伙前幾天還給我說,他們單位離婚率超級高,我各種勸他轉行。記得本科那會兒上長慶的貼吧,說是休假一次離婚好幾對。石油工人是最容易被帶綠帽子的群體,真的是拼女朋友老婆的人品,就算我一個學石油的妹子,都不希望找同行,但是想想,我們最了解他們的工作性質,應該最理想的伴侶,所以以後我的他極有可能是個石油工人。
至於賺錢,相對比工作環境,還有同樣環境下外企(斯倫貝謝等),工資真的不高,重要他們沒地方花錢,就剩下休假的時候造了。
我還有很多同學在伊拉克,伊朗,科威特,俄羅斯等,很多名字太長,記不得的國家,有時

這只是我個人的看到的,雖然我也學石油,在石油行業上班,但我幾乎沒過去一線,去也是陪領導走馬觀花。所以我無法詳盡的敘述,各中滋味,只有當事人體會最深刻。

上面提到是的在乙方單位工作的石油工人,下面接著來講甲方單位油田工作的日常,其中一件事情對我人生影響深刻,以至於改變了我人生軌跡,我高中同學同班同寢室的妹子,比我高一屆(為啥比我高一屆?因為石油院校的錄取分數線還是很高,我第一年根本沒上線,二戰還是矢志不渝的選擇石油院系,為啥對石油院系這么情有獨鍾?因為我堂嫂表姐都在油田,工資雖然不高,但是工作安逸,福利待遇超級好,甚至每年發的衛生巾都用不完,我沒打錯,就是衛生巾,當然這些都是反腐以前的事情,家裡人覺得一個女生這樣就足夠了,再找個油田的同事,小日子必定很滋潤),本科畢業之後,妹子也是費了很大勁簽某冉冉升起的油田,二分到陝北某採油廠,重點來了,這個號稱油田第n大的採油廠,女同胞居然只有她一個本科畢業生,其他都是大媽們,去了油田你就深刻體會,一個未婚女大學生對於熱情的大媽們簡直是香餑餑,大媽們開啟紅娘模式,工作環境和交際范圍的限制,大媽們給她介紹的對象包括再就業到油田的退伍軍人,高中畢業甚至初中畢業當採油工的油二代油三代,當地的暴發戶等等,你們也許不能深刻體會到這點,但的確把當時的我嚇到了;包括之後她給我講的工作環境的單調枯燥並伴隨著各種不可預測的危險,當地生活環境的艱苦。還有舍友的老公在陝北那邊看井遇到的各種艱辛,已經和當地偷油老鄉鬥智斗勇的血淚史,讓我發誓以後絕對不去陝北上班,現在我也慶幸我做到了。

5. 去石油鑽井隊當一名鑽井工人如何

這個行業是夕陽產業,如果您還年輕,您不是生活所迫,就不要進來了。若是生活所迫,而且能吃苦耐勞,膽大心細,身體素質過硬,倒不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畢竟在起點上就會有相對較高的收入(約5萬往上每年)。石油鑽井是整個石油系統中最艱苦的行業,屬於服務商,也就是乙方。
工作性質以體力勞動為主,至少有一半時間是相對激烈的,特別需要集中精力,防止傷亡事故。工作地點以野外或者海上為主,不適合性格內向,有抑鬱傾向的人群。因為鑽井隊需要經常性搬家,起居都是以鐵皮集裝箱為主,陸地條件相對較差。休息一般是輪班制,一般每天工作8~12小時,兩班或者三班倒換;假期一般是連續上班1個月,回家休息半個月或者一個月,無國家法定假日,但有加班費。
鑽工是鑽井隊最低級的崗位,臟活重活都會有,待遇也是最低的,目前國內陸地約200~300元一天,海上稍高。因為是基礎崗位,所以要學習的東西還是挺多的,一般半年多才能夠熟練上手,如果有文化就可以更快晉升到井架工,然後副司鑽,司鑽,隊長。這個過程,對於大學生來說一般需要5年左右。國內隊長的年收入在22~40萬左右。
鑽井行業最大的風險就是安全事故,包括人員傷亡,井口失控,火災爆炸,海上還可能人員落水,直升機空難等等。相對其他工業單位,鑽井隊事故發生概率是比較高的,所以如果有的選,盡量去安全管理嚴格的公司或者井隊。目前國內海上作業相對陸地,安全管理體系更加完善。
綜上,作為80年後,因生活所迫加入鑽井行業的內部人士,我建議您如果有別的選擇,還是不要來了。

6. 郭德綱說的我當個柴油工人多麼榮耀是什麼歌

出自歌曲《我為祖國獻石油》
原唱詞為「我當個石油工人多麼榮耀」

我為祖國獻石油

錦綉河山美如畫祖國建設跨駿馬
我當個石油工人多榮耀
頭戴鋁盔走天涯頭頂天山鵝毛雪
面對戈壁大風沙嘉陵江邊迎朝陽
昆化山下送晚霞天不怕地不怕
風雪雷電任隨它我為祖國獻石油
哪裡有石油哪裡就是我的家
紅旗飄飄映彩霞英雄揚鞭催戰馬
我當個石油工人多榮耀
頭戴鋁盔走天涯莽莽草原立井架
雲霧深處把井打地下原油見青天
祖國盛開石油花天不怕地不怕
放眼世界雄心大我為祖國獻石油
石油滾滾流我的心裡樂開了花